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海拉尔旅游 > 企业单位 > 正文

令人心疼!每天

发布日期:2017-3-29 上午 11:56:28 浏览:78

登录超时,稍后再试

免注册快速登录

和讯财经端注册个人门户

消息

通知

公告0

钱包设置投资学院投顾志理财客名家直播宝和金融放心保炒股大赛期货大赛和讯通令人心疼!每天-30℃作业,铁路工人冻成“冰人”2017-01-2223:02:56中央电视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在哈尔滨到满洲里的滨洲铁路上,有一个1903年建成通车的兴安岭铁路隧道,它位于滨洲线563公里处,海拔973米,全长3100米,是滨洲线上最长的隧道,年运输旅客1900余万人次,也是滨洲铁路的重要咽喉通道。

可是由于建设年代久远和冻害等原因,每到冬天,山体积水便会从隧道裂缝处流出,在最低气温零下30多度的严寒中,在隧道内结成了冰柱,严重影响行车安全。为了确保列车在隧道内安全通行,就有这样一群人常年坚守在严寒、寂寞的兴安岭雪原上,打冰除冰。

打冰钢钎重达20斤零下30度人工打冰31年不间断

王宝春是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的桥隧工。春运的第一天,他和妻子孙晓燕早上6点就起床做早饭了,因为今天王宝春要在7点半赶到工区,和工友们一起去兴安岭隧道打冰,今年53岁的王宝春在打冰的岗位上已经工作了31年,是这群专业打冰人中资历最老的一个。

天刚刚擦亮,王宝春就走出了家门,步行赶往工区。这条不足2000米的路,王宝春要走上20多分钟,这条路,他已经走了31年。王宝春家所在的博克图地区地处大兴安岭深处,周围群山环抱,常住人口不足8000人,冬季寒流肆虐,滴水成冰,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持续漫长,茫茫白雪覆盖了整个地区,闭塞荒芜,自然条件十分恶劣。

在工区更衣室里,王宝春嘱咐大家要穿两双袜子,毕竟外面零下三十多度,时间长了受不了。记者看到王宝春和工友们衣服要穿三四层,裤子要穿三四层,就连脚下,也要穿三四层。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于鹏:这帽子你看里头带一个护腕、护罩,里头还有一个安全钢盔,它是为了防止我们作业的时候有坠落物伤人。

20分钟的早交班会后,王宝春和工友们携带着除冰工具,登上了轨道车。9点30分一到,他们就准时从博克图站出发,沿着延滨洲铁路下行线,去往20多公里外的兴安岭隧道作业地点。为了确保施工的安全,这是专门预留出来的不安排列车通行的“天窗”时间。

兴安岭隧道所处的滨洲铁路是我国东北地区重要的的交通大动脉,也是连接亚欧大陆以及“一带一路”战略中重要的国际大通道,承担了哈尔滨铁路局近60的年运输量。今年春运,这条铁路的运输任务更是繁忙,平均每天要有近90对客货列车在这条线上往返,所以确保隧道内的运行安全,就显得尤为重要。

轨道车经过30分钟的运行,抵达了兴安岭隧道的隧道口。由于海拔较高,隧道口气温比出发地博克图下降了10度左右。王宝春和工友们迎着刺骨的寒风下车,在车上取下钢钎、大头镐、梯子、丝袋等打冰工具,踩着积雪,列队步行进入隧道。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张镇山:这里有行车,为了安全,都要步行到达,每天走行距离,我们漏水点在1350多米的地方,漏水点离我们走的距离是一公里半到两公里大约3500步左右,天天都如此,走完一身的汗。干活一身汗,出来一身冰,风一吹身上凉,最严重的一次,出来后,身上的棉袄棉裤上面全是冰。这里的灰尘还大,类似于煤矿的井下作业,虽然没有他们那么严重,但这里有柴油机尾气,很严重,作业条件还不如煤矿的井下作业。

阴冷潮湿,空气稀薄,伸手不见五指,终年不见阳光,是进入隧道后的第一感受,再加上列车通过时产生的硫化物和粉尘,让人明显呼吸不畅,而这些桥隧工们却早已习惯了在这样的艰苦环境下打冰,有着30年隧道打冰经历王宝春说,比起过去蒸汽机车时代冒的黑烟,现在的作业环境好多了。走进隧道深处,黑暗的隧道内开始出现了各种形态各异的冰溜子。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工长才国义:这个是洞的拱脚,漏水严重,之后结成冰柱,它现在基本上冻死了,再从边墙后边流了,把水改流了。

兴安岭隧道始建于1901年,修筑年代久远,且地处大陆性寒温带季风性气候,受西伯利亚冷空气影响严重,冬季严寒,最低气温达到零下40度。每到冬季,兴安岭上下行隧道里的边墙及拱顶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漏水、渗水、个别处所还会出现大量突发性涌水,由于天气严寒,水流很快形成冰挂和积冰,极易侵入线路,直接影响列车的安全运行。

才国义:咱今天还是按着早晨早班会开的,分三组,于鹏领一组,于班长领一组上那个1270米那儿,完了张镇山张哥上1640,我在1530,完了大伙就尽量吧,反正今天冰挺大,大伙努力吧,能完成不?

众人:能!

这个硕大的,已经临近铁路线路的大冰柱就是今天必须要清除的第一处作业地点,渗漏的山体积水还在不停地顺着这个冰溜子往下淌,使得它还在不断增大。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牙克石桥隧车间副主任谢建华:这处结冰点,由于在隧道中部,随着气温的逐渐转暖,现在这个冰柱大约在2天能形成这么大的一个冰柱。我们每周是1.3.5,三天时间除冰。因为积冰速度比较快,如果超过2天的话,有可能侵入咱们铁路限界,影响行车。

钢钎、大镐、梯子、编织袋,这是打冰工人们最基本也是最原始的劳动工具。只见他们在狭窄的作业面上,一字排开,各有分工。其中,王宝春和工友们,举着钢钎,挥起大头镐,开始奋力的打冰,每刨下一块冰凌冰块,飞起的冰碴都会溅到脸上,像针扎一样。王宝春说,打冰需要技巧,既要找准打冰点,还得掌握好力度,劲儿使大了,整个冰块脱落,很容易发生危险,砸到下面清理冰块的工友。力度小了,积冰打不下来,体力消耗大,打冰效率还不高。

即便是有技巧可循,拿着20斤重的钢钎和大头镐,连续不断用力刨冰、打冰,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工人们由于长时间打冰,手被震的又肿又疼,经常累的腰背酸痛,回到家连筷子都拿不起来。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王正义:工作量是挺大的,原先是得有除冰,像这种这么冰的时候一天得有十多处,十几处。我去年最多的时候,一天轨道车运冰运出去1170多袋。今年最少,这出来也是都起早贪黑来。

眼下,王宝春和工友们平均每次要打3立方冰。打冰时,隧道壁流出的冰水经常打湿衣裤,几分钟就把衣裤冻成冰壳,好像穿上了的冰铠甲。并且大家虽然穿着保暖水靴,但站在冰水里作业,一不小心水靴里就会被灌进冰水,但是他们却要坚持到“天窗”结束干完活,回到工区才能换鞋。

由于气温太低,裤子和靴子常常都冻在了一起,脱不下来了,因此他们中很多人都患有不用程度的风湿关节病。而隧道壁高处的冰块,还有些用钢钎打不下来,就得用梯子登高用大头镐刨冰。下面的工友忙着把打下来的冰块收起、装袋、堆码到隧道线路旁边,等待用轨道车集中运送到隧道外的安全地点。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张镇山:家里人以为不危险,其实很危险,因为它在七米高的高空上,我们用钎子一打,冰块顺着钎子下来,就砸到头上。我就有一次冰下来没砸到眼睛,但砸到鼻子上,打破了现在结上了疤,因为这里使用柴油机,空气污染的厉害,伤口也不爱愈合,破得很小的伤口也结成了疤。但还是很庆幸,如果这一下砸到眼睛上,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2017年春运一开始,王宝春和20多名工友就开始加班加点,每周都要破冰三次。对流水量大的地点,每天隧道检查人员还要定时徒步到隧道里巡查,一旦发现隧道边墙底部出现突发大量的涌水结冰,就要立即通知打冰工区,临时申请“天窗”赶赴现场进行清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险情突然来临。前边的巡检人员通知,在前方200米外的一处线路,发生了险情,渗水已经流到了线路中间,并且冻成冰块,已经快要接近钢轨面,王宝春和王正义立即向前方奔跑,开始处理突发的险情。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防护员夏维英:天窗还有40分钟。现场防护员明白。我是现场防护员。负责整个作业组的人身安全。在他们作业时,当来车时候,通知他们及时进入避车洞,防止人员伤害。

天窗作业的时间只有2个小时,除去轨道车到达隧道和职工进出隧道的一个小时时间,真正打冰除冰的作业时间不足1个小时。为了尽量减少天窗时间,减小对正常运输组织的干扰,打冰人在作业过程中从来都不敢有半点懈怠和拖沓。

1个小时后,“天窗”时间结束。走出隧道口,王宝春和工友们,却不能回工区,因为下一个“天窗”时间很快就到了,大家需要乘坐轨道车再次进入隧道装运打下来的积冰,还要对隧道棚顶进行例行检查。

由于隧道附近没有食堂,职工们中午饿了只能现场吃口自己带的馒头、饼干、火腿肠充饥。经过短暂的休整后,下一个“天窗”时间来临,工长才国义又带领工友们进入隧道开始紧张的作业。

大学生组团成为打冰人爱岗敬业有担当

兴安岭隧道工区的31名职工中,有9名职工超过50岁,而且家里大多都是铁路世家,父辈都是铁路的员工。眼下,王宝春已经在铁道上工作了31年,他的子女,也都扎根在了这大山深处的铁路沿线之中。在其余的年轻人当中,大学生桥隧工也不在少数。

今年27岁的桥隧工王正义,是2014年7月从齐齐哈尔交通学院毕业来到兴安岭工区是工区的,别看年轻,但是王正义早已习惯了工区的住宿生活,每个月坐火车回一趟500公里外的老家龙江县,在家住上一晚就得往单位赶。最大的遗憾是不好找对象。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王正义:光指博克图这一片怎么说呢,就是连人都没有了,就是小伙都少,就别说小姑娘了,再就是一听,怎么说,尤其像工务段,像我们这种工务段,干活累,成年不着家,夏天去夏修,冬天打冰,一出来一脸黑,上火车一瞅工务段的都不乐意让我们坐呢,还找对象呢。我爸都着急,我爸都说我,都27了你还不找对象,还等到啥时候呀。

博客图镇本身人口偏少,再加上自然条件艰苦,很多年轻人早就开始外出打工,但是铁路工人却恰好相反,偏偏走进这荒山野岭,终年与大山和隧道为伴,干着重体力劳动,保证列车的行车安全。尽管有人受不了这里的苦,先后离开,但更多的人却还是选择了坚守。

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桥隧工张镇山:我毕业于郑州铁路机械学校电力机车专业,那时有满腔抱负,能在铁路有所建树,没想到分到这里刨了21年的冰。

在王正义他们这群年轻人当中,有一个小群体显得尤为突出,他们五人同为吉林人,同是吉林铁道职业技术学院,还是同班同学,2013年大学毕业后,他们携手来到了哈尔滨铁路局海拉尔工务段,走进兴安岭上的隧道工区,象牙塔里走出的学生,如今成了铁路线上的能人。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想问问你们,你们从吉林来到这里适不适应?

于鹏:不太适应,因为首先这个地区比较寒冷,我们老家都是吉林那边,气候能比这边暖和一些。这面最低气温能达到零下40多度,第二个就是参加工作后,我们这个地方比较落后,挺寂寞的,下了班也没什么娱乐项目。

刘立宝,是这个团队中最令人羡慕的,因为他常年在工区工作,女朋友毫不犹豫地做出了一个决定,为了爱情,跟随他进山。

刘立宝和女朋友小张是高中同学,他们计划着2017年春节的时候结婚,并准备在离博客图100多公里外的扎兰屯安家。虽然婚期已近,刘立宝仍然要坚守岗位。1月8日,小张请假从扎兰屯赶到了博客图看刘立宝,他俩已经快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刘立宝女朋友:我和他是在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大学毕业以后,他就被分配到了内蒙古兴安岭这边工作。因为这边天比较冷,大家都知道这边冬天,

[1] [2]  下一页

最新企业单位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